在美國,申請大學像在玩數字遊戲,今年碰到疫情,這道數學題比往年更棘手。

為什麼呢?

因為疫情,提前招生(early admission)多半早已做好決定,於是,高中生申請大學被迫面臨挑戰,想要進入頂尖學校難上加難。

以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為例,新年度申請人數創歷史新高,提前招生錄取率從13.9%降至7.4%;這所學校總申請人數比去年大增57%,因此,提前招生競爭激烈史無前例。

最重要的是,原本2024年級(預訂2024年畢業)約350位學生推遲註冊2025年級。

此外,川普總統在大學院校新冠疫情關閉時試圖禁止外國學生入學而被指控,在那之後,哈佛大學提高國際學生比例,連帶擠壓美國境內高中生入學機會。

位於紐約的大學申請顧問公司Lakhani Coaching總裁拉哈尼(Hafeez Lakhani)說,新冠疫情讓莘莘學子進入全美頂尖大學的機會受限。

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和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等備受歡迎的名校也有類似情況。

耶魯大學總申請量跳增38%,也創歷史新高,錄取率從一年前的14%下降至11%,而且正如哈佛大學,超過340位被接受的2024年級學生選擇延遲入學。

在賓州大學,提前招生的錄取率從2019年20%下降到15%,推遲入學的新鮮人占用下學年度200個錄取名額;賓州大學往年約有50名學生延遲一年入學,但根據招生辦公室主任弗達(Eric Furda),2020年延遲入學者跳增約300%。

達特茅斯學院申請量比去年增加29%,也創新高,接受率僅21%,低於去年的26%;該校172名被錄取的2024年級學生推遲一年入學。

大學申請顧問業者Command Education創辦人林姆(Christopher Rim)說,對提前招生的申請者來說,將競爭激烈,許多有資格的學生沒有被校方接受。

林姆並提到,除了延遲入學者占掉明年大一新生四分之一名額,這些名校還有史以來首次採行「測試可有可無」模式,申請者不像往年一樣非得有SAT或ACT成績,連帶助長申請人潮。

林姆補充,總統大選拜登(Joe Biden)獲勝後,國際學生重新對來美求學產生興趣,以香港、新加坡為主的國際學生諮詢大增。

美國大學招生諮詢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主席佩雷斯(Angel Perez)表示,常春藤大學的數據並未顯示所有實情,除了大型公立學校和美國頂尖私立大學外,許多大學的申請量減少。

美國境內多數學生並不在乎哈佛大學。

根據全球大學申請應用網站Common App數據,今年秋季申請大學的人數首次下降,截至12月1日,下降2%,國際學生申請量增加11%。第一代申請人和費用抵免的申請人數減幅最大。

聯邦助學(FAFSA)申請件數也減少,這是獲得聯邦貸款、半工半讀機會和助學金的重要管道。

疫情下,許多準大學生決定延遲大學課程而不要網路上課,有些人則面臨財務困境,讀大學的成本顯得太昂貴,低收入族群失聯比例最高。

國家學生信息交換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數據顯示,今年大學入學率已下降4%,新生入學率降幅最大,比去年秋天下降13%。

佩雷斯擔心,未來可能有另一波學生不上大學。

綜觀全局,全美頂尖大學院校將學生拒於門外,但絕大多數的其他學校卻苦無學生,迫切需要有人填補名額。

對多數的一般大學來說,入學人數陡降,已因此要求數千名員工休假,並宣告數億元收入損失;為維持收支平衡、繼續運作,有些學校甚至削減通識課程。

佩雷斯認為,這些因應措施將對國家和高等教育產生巨大影響。

【轉載自 2021/1/4 世界新聞網】

    全站熱搜

    美加文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