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同學一直很堅定地要去美國念大學。剛進入廣州某所國際學校讀高中的時候,他早早認定了自己的科系方向——金融系。在他看來,現代金融與華爾街密不可分,美國高等學府的金融科系更強。幸運的是,今年應屆畢業的他,已經得到了美國某間大學金融系的錄取信。但讓他感到頗為遺憾的是,學校發來郵件稱,因疫情的影響,今年秋季入學的課程,改為網路授課的形式進行。

最新數據顯示,當前全球COVID-19確診病例已經超過了1000萬例,這一數字從百萬增長到千萬,僅僅過去了86天,而全球累計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萬。

疫情重塑了部分大眾對於留學的認知,關於留學種種隱藏已久的風險和弊端也開始逐漸暴露。再加上,由於資格考試取消推遲,旅行禁令不確定性。有觀點預測,未來幾年海外學校中國學生的入學率可能會大幅下降。但像黃同學一樣,依舊堅定選擇今年秋季入學,希望以線上課程跟上學習進度,能夠順利按照已規劃好人生軌跡、在正確的時間點畢業的學生,也不算少數。

實際上,近期我們走訪了一些主流的留學仲介、國際學校,以及預備留學的學員和家長後發現,短期間內,疫情確在某些程度上影響了一些家庭關於留學的看法和想法,但大多數人並未改變出國留學的決心。與此同時,海外名校「臨時」降低門檻,也讓一些猶豫的學生堅定了出國的決心。


海外名校「臨時」降低門檻
在外界看來,今年恐怕是中國留學生最難的一年。國外疫情遲遲未能得到控制,上半年國內出國語言考試均被取消,美國、澳洲和中國等熱門選擇地的關係也日漸趨冷……似乎都在牽動著這些家庭和學生敏感的神經。事實上,與公眾和輿論對留學持悲觀的情緒相反,我們實地調查後發現,今年留學生來說,也出現一些「利好」現象。由於擔心入學率下降,多數院校在今年疫情全面爆發之後,降低了申請門檻,加大了錄取信發放的範圍。

多家仲介機構表示,疫情發生之後,學員「撿漏」現象時有發生。一家總部位於北京建外SOHO的留學機構告訴我們,今年他們有一個案例是,一個三本院校的學生(編按:中國大學分一本、二本、三本,其中三本院校錄取門檻最低、學費也最貴),在三月的時候,突然收到了愛丁堡大學的錄取信,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本來對是否出國遲疑不定的他,立馬堅定了出國的決心。

一些學校正在降低申請者的錄取門檻,這主要表現在語言成績上。由於中國上半年出國語言考試大多取消,但是,海外學校對於國際學生留學申請的時間表,並未因此暫停。一些學校因此表示,可以接受中國大學生使用英語四六級等級考試的成績申請(編按:四六級考試為中國教育部舉辦英文檢定)。比如說,英國的伯明罕大學就在四月宣布,接受中國學生以六級考試成績申請。

還有部分高校臨時決定採用線上的語言檢定,例如Duolingo English Test(DET),作為語言考核標準之一,其中包括世界頂級名校耶魯大學、賓州大學、南加州大學、羅徹斯特大學等。而普遍的觀點是,DET比托福和雅思要簡單多了。

甚至有的學校乾脆直接取消了申請者語言成績的要求。紐西蘭的奧克蘭大學就宣布,對於收到有條件錄取通知書,並以雅思成績為唯一條件的學生,奧克蘭大學會為其發放無條件正式錄取通知書,並在他們到達紐西蘭之後統一安排雅思考試。而如果考試成績沒能達標,學校承諾將會為他們免費提供最多10週的英語語言課程,並在ELA(奧克蘭大學的英語語言學院)進行授課。

考慮到國際學生對於疫情的擔憂,我們也了解到,英國主流大學也針對已收到入學通知的國際學生,推出了較靈活的解決方案。方案大致可以歸納為2種,一是依舊選擇今年秋季入學,但是第一個學期以線上形式授課;另一種,是讓學生暫時保留入學資格,選擇延期,將入學時間推遲到明年春季或者秋季。

後一種解決方案,無疑在某種程度上,加大了一開始就準備明年秋季入學的學生的申請難度。但是,面對當前依舊嚴峻且反覆無常的疫情,留給他們選擇的機會本就不多,無論是選擇就業,還是繼續深造,都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


疫情給高校的困境,國際學生來救?
但疫情還是打亂了Carol的準備的計劃。她對我們說,當下她最擔心的是,因為出國考試次數減少,刷分的機會也少了(編按:指短時間內重複參加考試,以提高考試成績),這可能會影響申請時成績,同時,一些海外夏季學校和冬令營也被迫取消,這是提升申請文件中的自我背景很重要的加分項目。

在被疫情改變的世界裡,一些學生也開始重新考慮自己的選擇。在上一季財報發布後的電話會議上,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的首席財務官楊志輝預計,短期來看,在接下來的第四季度,海外業務學生會下降35%-40%。情況可能會在2021會計年度才得到好轉。

「目前我手頭上,在年前決定申請英國高校的研究生學員中,大約有一半選擇了延期或者放棄,另一半會選擇今年秋季入學。」留學仲介啟德教育一位負責規劃英國留學方向的老師透露。

當然,這也與英國高等院校的學制有關。英國修課型研究生(taught postgraduate)大多數課業的學習時長為一年,那些選擇延期或放棄入學的同學通常認為,如果將一個學期的課程在線上學習的話,那麼花費如此高昂的學費選擇出國唸書的意義就不是那麼大了。此外,留學生在境外停留的天數,也會影響到一些學歷認證的環節。

全面線上化授課,也讓一些專業學生感到十分苦惱。比如說,一位在倫敦主修藝術的留學生,就對我們表示,期待很久的畢業實體展覽已經取消了,這讓她十分難以接受。網路授課也不是萬能的解決之道,一些諸如生物和化學等科系,就需要運用專業的實驗室設備,線上課程完全無法替代這樣的場景。

今年三月中旬,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已經將美國高等教育前景的評級,從穩定下調為負面,並預測,類似哈佛大學或史丹佛大學這樣擁有雄厚捐款和現金流的學校,可以扛住疫情帶來的損失,但是規模較小的學校則前景堪憂。

由於擔心入學人數下降和收入減少,疫情之後,即便是家業足夠豐富的大學,也開始宣布了緊縮措施。今年四月,芝加哥大學校長Robert Zimmer在給員工的電子郵件中就表示,為緩衝損失,該大學將凍結薪酬、減緩學術招聘、中止可自由支配的支出,並尋求其他預算削減。而賓州大學也宣布了類似措施,包括凍結招聘和暫停新的資本項目。

無法如期返校的學員,學校正逐步退還食宿費;而出於對網路授課的不滿,學生們在網上呼籲要求減免春季的學費;宏觀經濟正使得大多數企業對未來收入不樂觀,因此,一些大學收到企業捐款正在變少……

在美國,國際學生也一直是各大院校創造收入的重要部分。美國教育理事會(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預言,今年大學下學年招生將下降15%,其中國際學生將占到25%。這些國際學生的家庭通常是支付全額學費,幫助大學平衡預算。

以「秒發offer」的澳洲院校,更加依賴中國的招生。當前,澳洲有超20萬名中國留學生,外媒估計,如果與疫情相關的旅行禁令讓他們錯過第一學期,澳大利亞將損失約40億美元。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疫情全面爆發之後,海外的名校都臨時性地、罕見地降低了對「搖錢樹」國際學生的入學門檻,尤其是對中國地區的申請者。

【轉載自 2020/07/01 商業周刊】

    全站熱搜

    美加文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